【近期皆不更新,可能某時會出現。
對現在、未來都還未理清,處於迷茫的狀態,需考慮好個人的事情,等想清楚做好準備後就會回來】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關於cp向是屬於ALL黨的,只要是萌上的角色都會將它變成受,在一部作品裡不會萌上第二個受

請各位注意避雷

不會坑文,但需要與各位孩子交流
靈感會伴隨著無人相伴而隨風消逝

是個不成熟的寫手,謝謝可愛的各位喜愛著

[卷坂]【卷島裕介的自白】系列 「過去」上


1.卷島裕介x小野田坂道
2.人物ooc
3.系列文注意避雷
4.依原作主線劇情作為故事背景加上感情線

5.第一章 【契機】 





初中畢業剛入學時卷島裕介認為能過著輕鬆自在的高中生活。
哪想,如他所料的不同,可以說是痛苦更甚。

騎公路車上學時自認為親切的笑只讓人感到恐懼,原生的綠髮、站姿、行走方式,甚至連如何寫字的都被校中導師糾正、責罵。
好累、好痛苦,他在心中怒吼著。
卷島裕介是個不會表露心跡的人,所有的情緒他只會深埋在心底不讓他人察覺,以致不擅表達連帶著他的臉部表情也很僵硬。

反正我有最愛的公路車就好了,他想。
卷島裕介是這麼認為的,帶著希望進入自行車競技部,日後發生的種種使人煩躁,像是有什麼碎裂了
原本就冰冷的心,已逐漸冰封起來。

可能跟性格有關,從以前開始就都是獨自一人練習,雖然隱隱約約有察覺到,也不覺得那有什麼。
但、被人當面這麼說那是第一次。

[你的爬坡方式好噁心!]
[那個吉丁蟲髮色的人抽車方式怎麼那麼像蜘蛛!?好奇怪哈哈!]
[你要改變那奇怪的騎行,不然永遠速度都是那麼慢]
[那樣子是不正確的,前輩不是告訴你很多次了?]
[不是教你很多次了?你騎公路車怎麼還是搖搖晃晃的?]

煩躁、好煩躁,你們這些傢伙又懂什麼了!
導師就算了,現在就連我最喜愛的公路車你們也要剝奪嗎?!

許多枷鎖套在卷島裕介身上讓他無法伸開手腳,眾人無謂的品頭論足讓他越來越不自在,快要無法喘口氣。
不是沒有努力改變,而是沒有辦法,只有他自己知道自身為了他那過度傾斜的抽車方式花了多少心力。

啊啊…乾脆退部算了,但就這樣半途而廢又感到不甘心

入部了一段時日要和有經驗的前輩們一起共同練習,而在低年級生裡有一臺自己的公路車的一共只有三人
是金城、田所還有我。

在平地路段時帶領的前輩們一直說著「你這樣太慢了,會騎公路車是真的嗎?」「你平地很弱啊!是烏龜嗎?」之類的話語。

到了峰山的上坡路段看了自己的爬坡方式後他們說著

[交給我吧,就讓我來糾正你那奇怪的抽車方式]
[如果有不懂的事就儘管來問我們,一定能讓寒咲前輩稱讚你姿勢漂亮的]
[啊,不對不對,不用把車身壓這麼底]
[別著急,把腰要貼近把手不然力氣會很快用光的,力氣!]
[對對,就是這樣!啊、不對!]
[你這樣根本沒有辦法很快的爬坡,還是儘早找到自己擅長的領域會比較好]
[還是平地比較好]
[哈哈,因為、超-慢啊!]

又來了
卷島想著,煩躁的心情更甚。

登上山頂後休息時寒咲過去問了部活開心嗎?
卷島愣了愣啊了聲回答是的。
「你喜歡自行車嗎?」
「喜歡!騎車讓我覺得很、很開心…咻」
「剛剛才是你的真心話」
「自行車是要憑藉自己的感覺去騎的,
所以、要慎重對待自己,你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

真心話?
想要金城那樣人人稱羨的速度-?
想和像田所那傢伙一樣跟每個人都搞好關係-?

不、我想要的是-

從那天後卷島裕介暗自下了決定,要貫徹個人的爬坡風格。


後記:

過去篇跟原作最為相似,看過「契機」的讀者們相信應該清楚,在那篇後記裡我有提到。
只不過我的敘述方式較多是以我認為卷島會這樣想來去描述的,可能會有人說我這根本照本宣料嘛,或是有完全是用抄的什麼的想法吧。
不過沒辦法,如果要進入和小野田的感情線就只能這樣,畢竟我想表達的是卷島他會被小野田吸引著的原因,就是因為曾經遭遇過那些歷程,所以卷島才會對小野田慢慢的產生了不同的看法。

當然,原作中的卷島不是這樣描述的,但在我心中他就是如此。
畢竟如果是自己遭遇到那些,我想我的自制力沒卷島那麼好,早就暴走或跟其他人對嗆了(笑


第三章 【過去】 (下) 



评论
热度(8)

© 崇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