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皆不更新,可能某時會出現。
對現在、未來都還未理清,處於迷茫的狀態,需考慮好個人的事情,等想清楚做好準備後就會回來】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關於cp向是屬於ALL黨的,只要是萌上的角色都會將它變成受,在一部作品裡不會萌上第二個受

請各位注意避雷

不會坑文,但需要與各位孩子交流
靈感會伴隨著無人相伴而隨風消逝

是個不成熟的寫手,謝謝可愛的各位喜愛著

[山坂] 【失心】 「再遇只聞初見」

1.真波山岳x小道田坂道
2.美髮業設計師x平凡上班族
3.人物ooc
4.心因性失億梗,上篇有科普
閱覧那篇後再閱讀這篇文較方便看懂,
文中只有一小部份跟科普內容有關,要看了才知道(笑
5.沒有意外的話是長篇故事
6.有人物私設,請注意避雷
7.下面放文

對於世界而言,我是一個人。

但是對於某個人,你是他的整個世界。 

我爱你,為了你的幸福、

我願意放棄世界—包括你。
若這是你的期望,
我愿為你實現。

-

小野田走在路上拿著同事抄給他的地址正煩惱著。

這陣子在上班的時候自己常常會被過長的瀏海給擋住視線,這還不是最令他困擾的,在他休息時將眼鏡拿下來後自己的眼睛就會被扎到,把它撥到一旁呢又因為半長不短的沒幾秒又回到原來的位子,而自己又會在被扎一次。

坐在隔壁的男同事看到他因為這樣好像很困擾,就建議了小野田一間髮廊。
他是這麼說的---
「小野田我推薦你去一個髮廊那裡的6號設計師超棒的,剪的髮型很好看人也很有趣,最主要的是跟他都會有話題聊他懂得很多呢~
我抄地址給你,等等下班去看看吧。」

聽的出來他對那個設計師評價極高,原本還想親自帶自己去,結果被小野田以不想麻煩到他,而且對方已經幫到自己為由給婉轉拒絕了。

小野田其實有點後悔自己拒絕同事的幫忙,就算請教他附近有什麼商店也好,至少自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左手拿著一張紙,另一隻手提著公事包在街上漫無目的的繞來繞去了。

他總覺得這個街道有些熟悉,看一下周遭環境但並沒有什麼印象剛剛也沒有繞到這裡來,那自己為什麼會覺得好像來過這個地方呢?

雖然他已經努力的去回想自己有沒有來過這個地方,但還是沒有絲毫相關的記憶。
當小野田決定目前先不要糾結這件事情,回過神來,一抬頭卻發現天色已經暗了,令他有些焦急。
他依稀記得同事告訴自己那家店好像晚上八點後就不收客,看看手機現在已經差不多七點可能等自己找到就超過時間了。

正當小野田準備放棄尋找時卻發現一個暗巷,有一個亮亮的招牌上寫著跟紙上一模一樣的店名,雖然認為他們已經開始收拾東西,但還是抱著至少確認一下也好的心態往那間店的方向走去。

根據同事告訴自己那間髮廊是在這裡沒錯,但眼前看到的奇怪裝潢另小野田不由得想知道想出這個設計的人是誰,怎麼會有這麼奇特的愛好呢?

有點不想上去呢、
看起來有點可怕…

走上二樓的同時觀察了身旁的牆壁另他有了一些感觸。

惡魔在黑暗的深淵地帶中掙扎著,手些許猙獰著想要抓住什麼,頭向上仰起的同時望著什麼,有著深深的迷戀和盼望的眼神中帶著一絲絕望。

小野田走上二樓拉開厚重的玻璃門那刺眼的燈光使他下意識瞇起了雙眼,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征住。
漂亮的雙翼綻放著,莊重肅穆的神情和姿態,另萬物不敢褻瀆。

小野田想他知道樓梯間的裝潢想表達的是什麽了,位在深淵中的惡魔將手舉起想抓住的是在那處唯一的光明,想被救贖。
眼神中的絕望是想碰觸位於高處的天使,但以它們對立的立場而言明知道這是奢望。
但,還是不由自主的盼望那般的痛苦。

當他釐清了設計者想表達的涵義的同時,小野田不由得紅了眼眶,被自己深埋的記憶卻在此時模糊的出現在腦海裡。
想愛卻不能愛,卻又不由自主的被對方所吸引,那樣的痛苦,是令人絕望的。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觸,腦中下意識迴避觸及這段被遺忘的過去,這樣的害怕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些未知的記憶使他感到恐懼。

「…生,先生!」

聽到有人在叫喚著自己小野田回過神來,就算是厚重的眼鏡也掩蓋不了那泛紅的雙眼。

「先生,您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要不要先到沙發那裡坐著休息呢?」

看見眼前的人略微擔憂的看著自己,小野田慢了半拍的意會到對方誤會了什麼,緊張的向對方解釋。

「抱歉,沒,沒事的,只是看到這家店的裝潢有點感觸,所以不由自主的就…啊,真是不好意思…」

「是嗎,您沒事那我就放心了,請問您需要做什麼消費呢?」

「那個…我同事介紹我來這裡找6號設計師剪頭髮,請問他有空嗎?」

這裡的店員很親切呢,小野田原本有些緊繃的神經慢慢的放鬆了下來,對這家店的好感度直線上升。

「喔,好的,他在喔。那請問您是要洗髮加剪髮嗎?」東堂笑容可掬的問道。

「啊、嗯,是的!」小野田聽到東堂的問話不由得緊張了一下就用敬語回答他了。

聽到小野田正經八百的回答時東堂輕笑出聲,如同從前一般就個性方面還蠻可愛的,無論是過去到現在。

回答完小野田聽到東堂的輕笑聲耳根微微發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暗道自己太過緊張了。

「真波你的客人要洗加剪喔!」東堂回頭向休息室喊到,但遲遲沒有聽見真波的回答聲又重複了一遍,還是沒有答覆。

「荒北,幫我看看真波那小子在幹嘛?有他的客人。」

說完後東堂轉頭正要對小野田說稍等一下時後方就傳來某人憤怒的大吼。

「真波,你還不趕快給我起來,外面有你的客人!而且現在還沒下班睡什麼覺啊你!這是第幾次了啊你!」
荒北一邊拎起打瞌睡的真波一邊在他耳朵旁怒吼著。

「嘛嘛,靖友你就不要生氣了,真波不是每天都這樣了嗎?大家都習慣了,而且常常動怒會老的更快喔BQN~⭐」
在一旁的新開做了開槍手勢,另一手也不閑著拿著能量棒嚼著。

顯然新開說的話並沒有讓荒北消氣的效果,反而更有火上澆油的趨勢。

「你這呆茄!還好意思說!在現場吃什麼能量棒啊!?
要吃東西給我到休息室裡面吃啊你,而且真波這小子每次都讓客人等,每天上班遲到現在還給我睡覺,他晚上是都在幹嘛?!」

「啊啊…荒北桑,我也不想這樣嘛,但是早上一出門就忍不住爬後面的坡嘛,而且上班太無聊了就不小心睡著了欸嘿~」
真波說話的同時邊護住頭上方才被荒北揪住的那根呆毛。

「你…!」
荒北聽完真波說完後頭上冒了好幾個青筋,正要開罵就被東堂制止住了。

「好啦好啦,要罵等等再罵,客人還在等呢!」

想到現場還有客人在等真波,原本要罵人的荒北也就作罷,不過他還是對真波烙下一句話。

「要不是你先在有客人我就拔了你頭上的那根呆毛!
還有,真波你下次在讓我看到上班的時候還在打瞌睡,我就把你的呆毛扯下來!」

「啊!我去做客人了,下次再說吧~荒北桑」
感覺到自己的呆毛顫了顫,真波一邊護著頭上的呆毛邊往小野田的方向溜去。

「呼,好險現在有客人,不然就完蛋了…
欸,是新面孔…那麼請問你要修哪裡呢?」
深深的吐了口氣,慶幸現在有人指定自己剪髮,真波對面前這陌生面孔的客人好感度瞬間上升。

「呃…嗯,是的!
我是杉元君介紹的,因為最近頭髮有點長所以有些困擾…
啊!抱,抱歉…設計師先生我是不是太晚來,打擾到你們了,不然我還是改天在來好了…」
說完後小野田急急忙忙的起身,準備跟東堂拿自己的公事包和外套,打算下次再來。

「欸欸,等等!我們還沒到下班時間啦~
所以沒關係的。
還有,我叫真波山岳,不是什麼設計師先生啦~
你叫什麼名字呢?」
看到對方緊張的反應真波笑了笑,拉住小野田的手打消他要走的念頭。而且假如這位先生走了,荒北桑可能就要拔掉自己的呆毛了。

「是,是嗎?叫你真波君可以嗎?我叫做小野田坂道。
還、還有,那個…」
很少跟人互動的小野田被真波握住了手感到很不習慣,頓時紅了雙頰,有些不自在的移開和對方對上的視線。
雖然還是無法從拾那段過去,不過從片段中依稀想起,好像曾經也有一個人跟真波君一樣是這麼的爽朗熱情,可惜的是彼此到最後也是沒有交集了…
、本來就不是一路人嘛!這也難怪了…。
小野田自嘲的想著。

「…誒,這名字太棒了!你叫坂道而我叫山岳簡直是最棒的組合!
吶吶,坂道有在爬坡嗎?」
在小野田坐回位子時真波聽到小野田說了自已的名字,有一瞬間怔了神
像是確認著什麼重複的說出曾經向對方說過的話語,隱晦的情緒從眼中一閃而過,不讓他人看清。

「!、有的,曾經高中時是自行車競技部的,不過後來在大學時就不再是了,雖然還是有繼續騎著不過進入職場後變得只是偶爾會騎車…
欸!真波君也是爬坡組的!?」
沒有感覺到真波一瞬間的不對勁,沉浸在回憶中的小野田認真的回答了對方的問話,才發現兩人都是爬坡選手,因為不自在而移開的視線這才驚訝的看著對方。

看清對方的樣貌才方知眼前的設計師樣貌很好,是個帥氣的人。
而自卑感在心中作祟不適應感油然而生,隨即小野田抿緊雙唇不再言語。

「對啊,我很喜歡山坡喔,只有在爬坡時才有活著的感覺。」
像是沒感受到對方的情緒般,真波依然故我的訴說自己對山坡的熱愛,真摯的笑容毫無虛假。

「…活著?我也很喜歡爬坡呢!
跟大家一起騎車時就覺得力量永無止境的湧現呢!」
小野田被真波的笑容感染拘謹的感覺全無,當講到曾經的隊友時映出了開朗的笑容,如同當年一般純粹。

-

就算放棄了世界,
遺忘了、你

事隔已久彼此再次重逢後,
卻還是無法自拔的向你靠攏,
冥冥之中被你牽引著,
如同飛蛾撲火般、我— 甘之如飴 。

後記:

原本不打算放上這篇文的,因為其實打的挺匆忙的。

其實是因為從去年追的文,那位大大11月後就沒更新了,
但是,這幾天她竟然更新了!
時隔半年多啊嗷嗷!
所以我作死打了長篇⊙_⊙

這篇會比其他的要長,沒有意外的話。
可能跟百合的篇幅長度有得比,又或者更長,
看單篇字數各位就能明白了。

不過就是因為這樣,文章有些地方還不太連貫,因為這個構想是今天才有的。
我打的有點心塞,但這我還是覺得比較好寫。

各位有發現吧,跟原作有關。
原本是不打算這樣寫的,一開始是構想他們孩童時代時就彼此相識。
平行世界的故事與原作背景無關,不過想想還是作罷。
還是心因性失憶症這個題材較為吸引我。

東堂的思緒那方面各位可以思考一下,其實挺玩味的。

沒辦法,我就是喜歡寫這種類型的,不過結局應該不會太慘。
我挺不喜歡以慘劇收場,所有各位孩子可以放心,應該。
除了那篇山坂短篇是Bad and,
我其他長篇文章也都不會是悲劇收場。

注意,是只有長篇,如果之後有其他短篇我不能保證是Happy and。

至於平行世界梗可能以後會出現吧,我想
我有好幾篇沒放上的坑都是平行世界梗…

當然,我會慢慢來的,不然坑現在有點多了(掩面
還是不希望文坑像月球表面上的坑洞一樣多啊。

评论(1)
热度(19)

© 崇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