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皆不更新,可能某時會出現。
對現在、未來都還未理清,處於迷茫的狀態,需考慮好個人的事情,等想清楚做好準備後就會回來】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關於cp向是屬於ALL黨的,只要是萌上的角色都會將它變成受,在一部作品裡不會萌上第二個受

請各位注意避雷

不會坑文,但需要與各位孩子交流
靈感會伴隨著無人相伴而隨風消逝

是個不成熟的寫手,謝謝可愛的各位喜愛著


這篇有點像雜談、嗯

嘿,是的
我知道我很久沒更新了,可能有少數人等我更文吧,距離上次發文已經過了10天了,但某人都沒更新。
對、就是我

也不是要拖更,但說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下筆,可能這就是所謂的瓶頸吧,怎麼寫都覺得不對,然後又刪掉重寫,一直Repeated同樣的事情,讓我有點心塞。
不過我是不會因為這樣就不寫,可能我的抗打擊精神很強也說不定,雖然為此自豪也有點ooxx。

又想著既然如此那我來寫肉文好了,想想又覺得

「欸、我怎麼變成這樣的傢伙了(抹臉」

雖然我是不意外我是這麼污啦(喂
跟我常接觸的那些好(損)友們,也很習慣我這樣了,雖然每次突然我說出最近看什麼或萌什麼,她們都會用一種遺憾的眼神看著我
、然後默默移開身子。

「喂,我又不是什麼病原體」
「這是下意識的舉動,不要在意
總覺得不這麼做好像會失去什麼。」
「ooxx#%€*#/)*"#」

我咧個去,這種話對嘛。

還有像上次去她家,我們聊到了接受的cp或那個組合(阿松的)是哪些。(雜食的那個是她)

「我幾乎都吃欸,秋羅、卡拉都好棒,色松那個萌啊,速度也好棒oso的那種調調真的是…(猥瑣的笑聲)
啊、還有長兄也不錯。」
「之前不是還喊著色松最高嘛妳?
怎麼現在都吃了?連長兄也來?
妳現在是卡拉受都行?」
「沒辦法啊,沒糧了只好變雜食或自耕了,然後就都不分,逆cp只要不是18我都吃的下去了,因為後期的情勢整個不同了嘛,很多大觸不是改萌其他cp就是改跑道了,我也沒辦法。」
「…妳這個沒節操的傢伙」
「喂,說到這個妳才更沒節操好嗎,妳看的文都那麼18,虐身又虐心的,到底是誰比較沒節操啊。」
「我那叫沒下限,自己逆自己cp叫沒節操,不、應該叫作死,妳要像我一樣對角色堅定不移的愛啊,只要他是受我都吃OqO。
但不會讓他變成攻啊,妳最好就不要之後變成吃卡拉攻,就算是這樣妳也不要來找我哭。」
「…妳好過份啊啊!!」
「還好而已。」

我覺得我真的可以說是個好朋友吧,常常我萌的那部她覺得還好,不然就是她好不容易跟我一樣喜歡同一部作品,結果都互逆。
應該是說她逆我,但我吃的她也吃
但我還是聽她講完,還幫她看文校稿,我都覺得幹嘛自虐啊我。

對,她就是上次我說的冽水。

關於上面那一張圖呢,是我想嘗試的肉文題材,呵呵。
我知道很污,但我還是想寫。
不過當然不是每個都嘗試。
不然一直沒更新真的很,我是想用短篇的形式啦,但很容易就變悲文了,山板的那篇就是,其實我有打那篇的甜文,只是不想放上來(欸。

但是要寫甜文會變成長篇,這樣各位會想追殺我吧?

好多坑沒填啊…
好想寫肉啊…

會被屏蔽。


再說吧、
嗯掰。

评论(4)

© 崇無 | Powered by LOFTER